<small id='oah4b7qrGW'></small> <noframes id='7lPM5oEdk'>

  • <tfoot id='VIGlq'></tfoot>

      <legend id='akScXdrh3'><style id='dV15X4rE'><dir id='S93XYW4iK'><q id='8nTPhMBRg'></q></dir></style></legend>
      <i id='Vdsp0z'><tr id='Z17o4tl9B'><dt id='XB893vH'><q id='XgpQth'><span id='AkCBVI3pS'><b id='KkilNR'><form id='P0XRyrZ7'><ins id='j2Cx1'></ins><ul id='RWSTNfj'></ul><sub id='fBR9A'></sub></form><legend id='BF0c8gyeR'></legend><bdo id='0NeqQGn'><pre id='PlRj7nNAsU'><center id='r1S7hY'></center></pre></bdo></b><th id='rHaxRh'></th></span></q></dt></tr></i><div id='bX91c0hUEq'><tfoot id='D1hm'></tfoot><dl id='BGWw'><fieldset id='axrheQC8'></fieldset></dl></div>

          <bdo id='6NDxlV'></bdo><ul id='NkWRICu'></ul>

          1. <li id='pRjgKnE'></li>
            登陆

            50万人的法考回忆:我不是幸运儿

            admin 2020-02-14 18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翻破万字书,下笔有神,心有猛虎之魂

            背过千条法,大公至正,无愧半生坚忍

            晚上正准备睡觉,突然收到关系不错的小师妹的微信。

            “师姐,我想放弃法考了,我真觉得坚持不下去了,我老是失眠,真的焦虑。各种焦虑都有,都赶着这个法考的时候来了,头疼,身累。”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脑海中出现两年前准备司法考试的那个夏天。



            // 四月:突然其来的母亲的病 //

            那个闷热的漫长的夏天,昏沉沉的午后三点,耳边是钟秀勇的“质权和留置权的先后顺序…”的音频,那段司法考试往事一下子复刻在我的脑海里,就像一个遥远的漩涡,把我裹挟进去,有点心酸,又有点不愿意想起。

            两年前的那50万人的法考回忆:我不是幸运儿场考试还叫司法考试,就是所谓的“末代司考”。

            那时候我正在帝都某政法大学读大三的下学期。大一时嫌时间过的太慢,后来发现,时间一下子开了加速器,飞速向前一刻不带停的。一眨眼就开始团购司法考试的书籍,我就知道,我的大学真的进入了倒计时。

            四月中,有两个室友一起出去租了房子,备考司考和考研。搬东西时依依不舍的四下看了宿舍老半天,说还会随时回来找我们的。但是事实上我们后来很少再见到了,因为我们都越来越忙碌了,像个陀螺一样旋转着。

            她两留在宿舍的风铃一直挂在窗台边,成为我至今关于大学生活的梦里最常出镜的物件。

            那时我是个依赖性很强的人,总是容易感觉孤单,一有空就会和妈妈视频,告诉妈妈各种学习进度,还要去法院实习,整天都在乱忙着,一直没有认真把司考的事看重,甚至有些自负的觉得:我怎么会通不过司考呢?我看咱学校也没多少人没过嘛!

            室友搬出去的那个晚上,我坐在六楼的楼道台阶上看方鹏的《刑法宝典》,也想着出去租房子,有个自己的房间,有个自己的书桌,一定生活质量会高不少。忽然手机屏幕亮了,来电显示是爸爸。

            爸爸好像正在有急事,语气很匆忙。“没啥大事,你妈就是前段时候老是不舒服,我让她去医院看看,她非不去说不爱上医院,后来硬是拖着她去,一检查有个肿瘤。不过是良性的,做个手术切除了就成。老家医院毕竟一般,想想还是北京的医院可靠,就上北京挂号做手术去吧。打算下周二去。”

            事实证明,爸妈果然说了谎。妈妈的病是要住院观察治疗50万人的法考回忆:我不是幸运儿的,根本不是什么很小的手术。只不过是为了不让我操心罢了。

            那时我开始进入了一个临近毕业的最后一年的困境期。通俗的说,就是开始被焦虑包围。

            在医院陪妈妈的时候,我惭愧的告诉她:“我觉得我的大学前三年过的很差劲。没有取得任何像样的成果,直到现在,随大流开始准备司考,都担心自己实力不足。”

            时间一下子到了五月多,开始慢慢进入了期末考试季。虽然只有三门专业必修课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可不能在毕业前来个重修。

            于是我又重新分配了时间,开始把课余的时间投入了一半在期末考试的准备上。从五月到六月底的初夏,是我熬过最闷热的初夏,我就像被暑气包围着,整天都很丧气。

            因为我陷入了极度的焦虑,对未来的极度焦虑中。

            在成绩上,已经保研无望了。是选择考研还是出国还是直接就业?

            如果是直接就业,我该怎么就业?拿着这么普通的一份成绩单,没有闪亮的绩点,没有过人的学术,没有丰富的实习,我该去哪里找工作呢?还有一个司法考试的门槛掐着我,我必须过了司考才有就业的机会啊。

            如果是出国,这个绩点能申请到什么等级的学校?太好的恐怕是不能了,普通的学校也没有镀金的效果,倒是学费却不菲。还要从头开始准备语言成绩,希望也不大。妈妈的病,我知道家里花了很多钱,出国的花费或许很难再承受了。

            还是考研吧。一想到考研就头痛,一晃就六月了,别人准备早的都已经过完一轮专业课了,我还在纠结报考的方向,什么专业好就业,哪个专业报录比诱人,都是需要一点一点上手的事情,还有铺天盖地的考研经验贴,分散了我大量的精力。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协调好司考和考研,司考考试要到九月底,留给考研的时间简直寥寥无几。我是不是该舍弃一个?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纠结了有多久了。不管是拼命问各个师兄师姐希求得到一些经验和建议,还是自己在心中悄悄斟酌,衡量着哪个价值大,都令我无数次在深夜里辗转反侧。

            翻看了无数经验贴之后,我觉得现在考研的难度实在太大了,还是以考研为重,要是明年没有学上,我会真的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去哪儿了。结合最近的报录比和师兄师姐的推荐,我选了一个热门的专业,买好了专业书,开始看起来。

            期末考试的压力让我不得不把精力暂时集中了一下。我的司考的准备也因此变得断断续续,我分配了一大半的精力给了考研,甚至想着司考就这样吧,过就过,不过就拉倒,我还是以考研为重心。

            这个想法令我心安理得地看轻了司法考试的难度,这在几个月后让我简直后悔无比。


            // 六月 考研与司考的两难境地 //


            那个六月,我也送走了我的男朋友。男朋友是比我大一届的师兄,到了毕业的时候了。他没有继续准备读研,而是考取了家乡南方某市的公务员,回去开始了工作。

            在低气压的六月,我们持续了三年的恋爱已经变得如白开水一般清淡。

            我还是很不舍的,早已习惯了身边有一个人时不时的倾诉,突然抽离了这种熟悉感,就像自己的支撑又少了一道。我承认我在感情中属于被动的类型。

            到了八月,我忽然发现,我准备的这个热门专业,复试非常看重英语的应用。而英语,恰好是我的短板。我慌了,去找了老师,老师了解了我的情况,诚挚建议我如果英语不是特别好,建议放弃考这个专业,换一个相对好考的专业。

            可是我已经准备了这么久了呀!我甚至为了准备这个连司考都处于随缘放弃的状态了。这些都是沉没成本啊。

            那能怪谁呢?都怪自己当初没有了解好相关的情况。

            在硬克法英和从头再来之间,我怂了,我选了从头再来。这次,我认真找了老师,了解了初复试的所有情况,才敢下手。真的是欲哭无泪,本来想的好好的,力保考研,佛系司考,现在可好了,一切都归零了。

            我不仅开始怀疑我当时主力考研的想法是不是对的。尤其是当大家都在拼命准备司考,不停的互相通报进度,民法,刑法,行政法,民诉都开始全部过完了,而我的进度依然停留在当初三四月看的民法上,我真的有点慌不择路了。

            我完全没有好好规划,赶紧抛弃了考研的书,开始疯狂抓司考的书。真的太多了,比我想象的也难多了,光是一个民法的精讲课就有九十节课,我真的听到抓狂。

            在图书馆患组词时都不敢看别人的进度,别人已经开始背冲刺手册了,我还在听精讲。就在这种不停的观察周围人的进度中,我的心理防线崩了。

            司考用它的真题告诉我,真的很难很绕。民法的题目长的让我读到后面忘了前面的合同日期,刑诉的选择题像是在跟你玩细致的文字游戏。

            我已经彻底认为自己完全落后于大家的准备进度,好几次做真题生生做哭了,心里后悔为什么当时先准备考研,不好好跟着大家一起先司考,搞得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种后悔和烦恼,现在看来十分可笑,当时却真真气哭了我好些次。觉得自己笨的要死,时间协调的一塌糊涂。那些民诉刑诉,越是记不住就越着急,越是做错就越不想做,完全毁在了崩塌的心态上。

            这些是不敢告诉妈妈的。从前妈妈是我唯一的倾听者,现在妈妈病了,我失去了我的心理的重要支撑,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非常脆弱的境地。


            // 九月:分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

            九月中大家都开始进入了法考冲刺阶段,早出晚归,寝室总是空荡荡的。我时不时给自己写点小纸条打打气,才勉强振作起来,精力稍微充沛一点。

            一直保持着和男友每周视频两次的习惯,听他说最近吃到的好吃的、去的有趣的地方、新遇到的朋友,算是我现在这三点一线的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在图书馆一楼的自习50万人的法考回忆:我不是幸运儿室。他忽然给我打来视频电话,我迅速暂停了钟秀勇的民法精粹讲解视频,插了耳机接了。具体内容甚至都已经记不得啦,就记得他承认说已经不再很喜欢我了,何况异地太远,经过考虑,认为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我懵懂似的同意了。

            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可以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像婴儿被抢走了怀中心爱的东西,我在图书馆唰唰的掉下来眼泪而不自知,我捂着眼睛迅速收拾起书,背书包就回了宿舍,嚎啕大哭起来,抱着我的钟秀勇民法精粹,眼泪打糊了书上的勾画的彩色线条。

            最后的半个月我觉得整个人都糟糕透了。已经进入了重度焦虑状态,精神萎靡不振,晚上失眠严重,到三点多才睡得着,上午起不来,到中午才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下床。

            往往醒来时整个寝室都已经没人了,我知道,这是大家都去冲刺司考了。

            每当起来时看到全寝室一片寂静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了,算了,放弃吧,反正也跟不上了。于是懒懒的翻看几页书,口中喃喃背着左宁的刑诉口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背什么,大脑和嘴巴已经处于完全不同步的状态了。

            我心里已经预设了自己是不可能通过法考的了,我整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复习的力气了,就像陷在泥潭里,稍微一发呆走神,就开始出现种种悲观的认知——我过不了司考的,我也协调不好考研,我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公务员,我不适合做律师…

            随着司考倒计时变成了个位数,我直接就进入了放弃状态,掩耳盗铃的不再看室友们每天起早贪黑疯狂的背冲刺手册和刷题的状态,把自己包裹在自己的壳里,那种毫无理由的沮丧完全控制了我。

            试着做几套模拟卷,刷刷错了一大堆选择题,我立刻丢下笔,把卷子收起来,就像没做过似的,不去看不去想,好像这样我的复习就没问题了。没错,就是一个缩头乌龟。我不愿意承认我没有做好这件事,这不符合我对自己好学生的心理预期。

            在我没能全神贯注学习的时候,我脑海中最多的想法竟然是因为焦虑而衍生出的如果我没有通过司考、没有考上研是不是很丢人。我爸妈一直对我寄予了很厚的希望,在他们眼里,他们的孩子这么聪明又努力,过个司考、考个研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怎么会过不了呢?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责怪那时候想太多的自己了。我无法全神贯注于冗长复杂的题目,脑海中却能浮现出我失败之后的种种被人嘲笑的不开心的样子。有一次写日记,倔强地写道,我从小到大读书都一直很优秀,我要是这次失败了,在以前的同学朋友面前真的很没面子…

            如今回头看来,只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并没有那么多人去关注你的状态,完全是自己给自己加了一道毫无必要的心理负担,除了使得自己精神疲惫,并没有任何好处。

            在司考的前一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失眠了。我竟然哭起来,觉得自己这半年来,学业上浑浑噩噩,甚至这三年半来,在学业上也没有取得应有的成绩,没有付出该有的努力,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

            我自怨自艾到了凌晨,慢慢的睡着了。第二天顶着一团浆糊一样的脑袋上了考场,也不记得那两天自己怎么答完的题目了,脑子里零散的知识体系乱成一团,往卷子上一个劲写。


            // 十二月:消失于人群中的收场 //


            最后的结局也没有出现奇迹。我没有通过司法考试,出成绩的时候,我是宿舍唯一一个没有通过的。其他几个,哪怕是分数不高,也都幸运的走过去了,只有我摔下去了。我心里知道这都是自己的状态的问题,不能埋怨任何人。

            我心里的那场海浪,在某个下午悄悄的大哭一场之后,就似乎释放了不少。带着些微的缓解,我投入了考研的潮流中,很可惜,因为没有合理的安排和仓促的时间,我也没有能够考上研究生。

            那年的寒假是我过的最糟糕的一个寒假,无比糟糕。研究生录取证书没到手,司法考试也没有通过。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家里抬不起头来,甚至有些没有勇气参加第二年的司法考试。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整理那个夏天和秋天,备考司法考试的时候我的喜悦和哀伤的情绪,知道我是被情绪影响了太多而失败的。是我的过分焦虑和不够踏实害了自己。

            看似努力,实则在走神胡思乱想的,坐在图书馆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一种假象努力罢了。明明司法考试的路就在前方,一直在自我否定,追悔过去的失败和不幸,是不是很幼稚?哪有一个成熟的法律人的姿态?

            转眼间两年已经过去了,我在海淀区回忆起这些往事,似乎仍然历历在目,那些失眠的夜晚和外面的星光,那些焦虑沮丧自我否定的每一句话语,仍然在戳着我的心房。

            第二年的时候,好面子的我,在毕业典礼上,坐了一个毫无声息的人。默默领了纪念品,默默的拍了一下毕业名册板上自己的名字,就悄悄的回到了宿舍。我从内心深处觉得一个名牌法学院毕业的学生,毕业时连司考都没考过,真的很失败啊。

            直到离校时,我才真正和自己和解,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七月:往事不可追 今日犹难忘 //


            去年迎来了“法考元年”,这一年是值得另开一版本大写特写心路的经历了。法考和考研终于双双通过了,来到了海淀的学院路继续求学。

            作为一个经历过末代司考和开元法考的法学生,司法考试给我的记忆真的是很痛苦的。但是那种痛苦不仅仅在于学习的艰深,还有我的心路的焦虑不安、脆弱孤单。

            作为师姐,我现在只想认真的告诉我的师妹:

            “首先,不要焦虑,法考只是我们人生路上很小很小的一个点。只是一场比较重要的大考,但是没有到高考和研究生考试那样重要的一次失败就影响终生的那个程度,毕竟你第二年第三年都可以继续考。精神状态的不好会直接作用在身体上,很难有饱满的精神。”

            “其次,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只有你自己能看到自己的进步和落后。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真正在乎你的一时得失成败。你的焦虑都是来自于过分活在了他人的目光里,而不是踏踏实实的每天记录自己的理解和不足。”

            “第三,不管发生任何事,都要平静的对待,这是做一个勇敢的成年人的基本素质。与其说法考是一场考试,不如说是我们这几年学习的一个总结和一次冲刺式磨练。即使是准备考研的,也可以通过法考调节一下,适应一下耐着性子坐着学习的状态,有益无害。”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法考可以说是法学生的重要毕业实验考试了,让你学会克制情绪,学会高度自律。作为一名法学生,其实不像理50万人的法考回忆:我不是幸运儿工科学生一样,有着非常量化式的成绩和实验成果,不要抱怨它辛苦不辛苦,繁杂不繁杂,不然如何磨练心性。是这场考试倒逼着我们去自律和克制情绪,这是成长的利器。”

            祝福每一个法考人,付出的苦与泪都能浇灌成花,一战功成篇写永恒。


            法律求职原创,作者: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天天小天使

            封面、配图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